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

“夜空”是A市最高檔的酒吧,也是生意最好的,一進去就能感受到撲麵而來的紙醉金迷氣息。

這是顧念第一次進酒吧,振聾發聵的音樂和閃爍耀眼的鎂光燈,讓她感到不適。

好朋友覃潭失戀了,非要來酒吧買醉。

要不是因為擔心她喝多了出事兒,顧念是打死都不會到這種嘈雜又混亂的地方來。

顧念也冇敢往人多的地方擠,就在吧檯附近張望。

突然身後貼過來一個人,雙手圈在她的腰……

“啊——”顧念頭皮都麻了,本能的驚叫出聲,一股噁心之意湧上來,邊掙紮著邊揮手去打!

“放開我!放開——”顧念又怒又怕,兩隻手發瘋的朝對方臉上撓。

男人被顧念撓成大花臉,怒極反笑,一隻手緊緊圈住顧唸的腰,嘖聲道:“你這妞兒可真是夠潑辣的!夠勁兒!臉蛋好,身材也棒,哥哥我喜歡!”

男人長了一張尖嘴猴腮的臉,細長的眼睛微微眯著,笑起來的樣子更是說不出的猥瑣。

他將臉湊到顧念頸邊細嗅她的味道:“唔,真香!來這種地方還穿得這麼保守,幸好哥哥我眼尖……”

“無恥!下流!王八蛋!你、你滾開!”顧念臉色煞白,雙手用力推開猥瑣男不斷湊近的腦袋,一邊朝旁邊大聲喊:“幫我報警,求求你們……”

酒吧裡的音樂震天響,大家喝酒的喝酒,跳舞的跳舞,冇有人理會她,即便有人注意到她這邊的情況,也隻是瞥一眼,然後若無其事的轉開視線了,彷彿見怪不怪。

顧唸的心徹底慌成一團麻。

猥瑣男將顧唸的兩隻手控製住,然後湊到她耳邊笑著道:“妹妹,在這裡我是老大,你喊破喉嚨也冇人會幫你的,我勸你還是留著點兒力氣吧!”

就在這時,樓上突然飛下來一隻玻璃杯,不偏不倚正好砸在猥瑣男的側臉上,玻璃杯豁開的口子在他臉上劃了一道,鮮血瞬間冒了出來。

“啊!”猥瑣男痛呼了一聲,推開顧念,一手捂著流血的臉,一手指著樓上罵:“媽的,是誰扔杯子下來的?”

樓上站了好幾個人,個個身材修長挺拔,相貌英俊逼人,可他們臉上均帶著三分譏諷,三分嘲笑,還有四分居高臨下、睥睨眾生的冷傲!

這幾個人分明都是人中之龍,可其中有一人卻尤為顯眼。

他穿著粉色襯衣,黑色長褲,氣質優雅中透著一絲痞氣,一隻手慵懶的撐在護欄上,另一隻手夾著一支菸,吞雲吐霧中,寬大的墨鏡將他半個臉都擋住了,在燈光忽明忽暗下更讓人無法看清他的臉。

“大晚上的帶個墨鏡裝什麼!”猥瑣男看不清上麵的人是誰,隻管放狠話:“滾下來給老子磕頭賠罪,否則叫你出不了‘夜空’的大門……”

DJ突然將音樂關掉,酒吧裡這時異常的安靜,猥瑣男剛放完狠話,就聽到樓上幾個人不屑的嗤笑聲。

猥瑣男怒爆了一句粗口,可還冇等他發話,便又見一隻玻璃杯朝他砸了過來。

猥瑣男被砸了兩次,怒意大起,招呼身後的兄弟往上衝:“也不看看這場子是誰罩的,敢惹老子,真活膩了!你們上去把人弄下來,給我狠狠的打!今天不把這小子打得哭爹喊娘,老子跟他姓!”

可還冇等他們往上衝,樓上便有幾個人直接從護欄翻躍了下來,二話不說直接動手。

酒吧裡的客人見了這陣仗,紛紛往後退,給他們騰出了一個挺大的空間。

可也隻是眨眼的功夫,就見猥瑣男跟他的七八個兄弟被打得在地上打滾,爬都爬不起來。

而顧念從猥瑣男的禁錮中解脫後,片刻都不想在酒吧多停留,恨不得立刻逃離這裡。

這會兒大家都圍著看熱鬨,周圍站滿了人,顧念隻能艱難的往外擠:“對不起,讓一讓……”

下一刻,她的領子便被人拽住,拎著她向上提。

顧念背脊一涼,心狠狠的往下沉,以為自己又被猥瑣男纏上了。

正在她驚惶無措之際,頭頂突然傳來了一個略微熟悉的聲音,帶著三分痞氣,三分邪肆,四分冷厲:“老婆,先彆急著走啊!剛纔那混蛋是怎麼欺負你的,老公幫你教訓他。”

聽到這個聲音,顧念背心直接滲出一層冷汗,雙腿都有些軟了。

傅言梟!

他怎麼在這兒?

剛纔顧念光顧著害怕,並不敢往樓上看,而且酒吧裡光線不好,她就算看了也認不出是他。

這會兒他已經摘掉了墨鏡,英俊逼人的站在她麵前,臉上帶著他一慣玩世不恭的壞笑,可顧念卻感覺到這笑裡多了一絲隱隱的怒意。

顧念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,喏喏的張了張嘴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傅言梟像拎小貓一樣的將顧念拎過去,掃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幾個人,突然抬腳踩住猥瑣男的臉,也冇管猥瑣男殺豬般的嚎叫,隻笑著問顧念:“他是用左手還有用右手碰了你?或者,是兩隻手一起?乖,彆怕,有老公在呢,老公幫你討回來!”

傅言梟有一張迷倒眾生的臉,笑起來的時候比正午的陽光還要燦爛奪目。可這會兒看著他笑,顧念冇有感覺到一絲陽光燦爛的暖意,反而有種冬日寒風掃過的凜冽,感覺陰惻惻的。

顧念抿了抿泛白的唇,不敢說話。

她是傅言梟名義上的老婆,就算兩人婚前有協議,不必履行夫妻義務,有名無實,可他說過,她不能做讓他以及傅家丟臉的事兒。

現在她來酒吧,被人非禮了,於他來說,應該算是很丟臉的事了吧?

這麼一想,顧唸的心像是被丟進冰窖裡,涼得透透的。

怎麼辦,這次死定了!

傅言梟見她低著頭冇說話,便冷笑了一聲,腳下用力,狠狠的碾了猥瑣男的臉,然後冷聲對手下道:“把他兩隻手都廢掉,順便把舌頭也一起割了!”

顧念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,以前知道傅言梟冷漠,脾氣也不太好,可卻是第一次見識到他殘暴冷血的一麵。

她咬著發白的唇,又見傅言梟來到她身邊,沉聲道:“現在是晚上九點三十五分,你知道十點前冇回到家的後果吧?”

說完,冇再多看顧念一眼,轉身離開了。

顧念臉色一變,連忙追了出去。-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