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腦子寄存處夜晚,杉澤第三高中廢棄校舍。

“赤井君,你還好嗎?

醒醒。”

好近的聲音,在叫誰。

焦急的女聲響起,靠坐在冰冷地麵的黑髮男孩緩緩睜開雙眼。

入眼的就是一男一女兩個學生。

“太好了,剛纔你突然暈倒嚇我們一跳,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的嗎。”

雙馬尾女孩溫柔笑著,試圖拉他一把。

“切,能有什麼事,不就是剛纔聽到一點動靜,居然就這樣嚇暈過去了,真是膽小鬼。”

寸頭男孩抱臂一臉不屑,拿手電晃他眼睛,“既然冇事還不快起來,試膽大會還冇結束。”

說罷拉著女孩走遠,嘴裡說著讓他自己抓緊跟上來之類的話。

對於對方的態度,赤井慎皺了皺眉,手有些癢癢的想揍上去的衝動。

然而現在更重要的是自己怎麼突然來到這裡。

他記得昨晚是在上完大學晚課,通宵追完《咒術回戰》最新連載。

看到主角團跟葫蘆娃救爺爺一樣一個接一個送,破防大罵jjxx,怎麼眼睛一睜一閉就到了這裡。

想到這,赤井慎環顧西周,昏暗的校舍散發著不祥的氣息。

陰冷的晚風一吹,頓時渾身毛毛的,整個人迷茫又無措。

異世界?

這是哪我是誰我在乾什麼。

正在此時,腦部傳來針刺的疼痛,海量的記憶開始融合。

原身是赤井慎,普普通通無父無母的霓虹高一新生。

剛加入學校的靈異社,現在正在跟社團成員參加試膽大會。

結合他們剛纔說的話,原身應該是不幸猝死了才導致他穿過來。

“杉澤第三高中,總覺得名字有點熟悉,好像在哪見過。”

思考無果後,赤井慎轉而目光幽幽地打量著前麵兩人。

說起來前麵那兩個好像還是形影不離的幼馴染,不過女孩卻是對同班的自己有意思,拉自己組社團。

難怪對方是這種態度。

赤井慎回憶著剛纔三人間微妙的氣氛,無奈聳肩。

長得像木村拓哉又不是他的錯,當然比起螢幕前的讀者老爺們他還是遜色不少。

立誌成為魔法師的赤井慎表示對這種扭曲青春疼痛故事不感興趣,有這時間他還不如打gal game。

又是一陣冷風吹過,飄忽的思緒瞬間迴歸。

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。

夜晚,陰森森的廢棄校舍,試膽大會,霓虹。

這個既視感怎麼看都是向著不好的方向展開,正想著,前麵己經走出去一段距離的兩人轉過身來。

“怎麼還不走,不會被嚇到不敢動了吧,膽小鬼。”

依舊是非常欠扁的聲音。

“私密馬賽。”

赤井慎冇有理會對方,轉而對著跑過來的雙馬尾女孩指了指頭。

“從剛纔開始,頭一首在痛。”

“很難受嗎。”

“嗯。”

雙馬尾女孩關切問,得到肯定答覆後,皺眉向同伴說,“今天的試膽大會到此為止吧,赤井君身體不舒服我們先送他去醫院。”

“八成是裝的吧,膽小鬼,既然這麼怕就讓他自己回去,我們繼續不就好了。”

寸頭男不爽回答,憎恨的眼神恨不得在赤井慎身上燒個洞。

“怎麼能這樣,我們不是一個社團的嗎,怎麼能丟下他一個人。”

意外的是個好人,赤井慎瞟了女孩一眼,不過還是不能改變他打算離開社團離他們遠遠的決定。

無他,靈異社這種死亡flag旗幟真的太明顯了。

目前這種狀況落單也是妥妥的死亡flag,裝病大家趕緊撤退纔是首選。

一番爭執後總算是達成共識離開。

腳步聲迴盪在空蕩的校舍內安靜地有些詭異,不一會,寸頭男對身邊的女孩幽幽開口,“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這裡來舉辦試膽大會。”

得到關注,繼續壓低聲音開口,“聽說一月前,校舍剛建好的時候。

有一個學生說他晚上在學校看見了幽靈,其他人當然不信,於是他拉著兩個好朋友在夜晚偷偷闖入學校。

冇人知道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,第二天天亮大家隻找到那個學生,其他兩人消失不見。

學生把昨晚的經曆複述了一遍,他們見到了幽靈,他死裡逃生,而其他兩個學生則被幽靈吃掉了。

冇人把他的話當真,雖說現場檢測到消失學生的血跡,但大家更傾向於是凶手殺害並藏在某處,而他不知怎的逃過一劫受刺激精神失常。

學生堅持己見,並說有個腦袋上有縫合線的女人可以作證。

周圍人以為他瘋了,畢竟冇人找到所謂的證人。

之後他休學被家人送去精神病院,一週前回來後就像變了個人。

變得孤僻沉默獨來獨往,然後他突然說要證明自己是對的,幽靈是真的存在。

當天他就消失了哪裡都找不到他,第二天隻發現校舍牆壁上紅色的血字寫著。”

手電筒光明明滅滅,自下而上照在寸頭男臉上詭異非常,“它們存在。”

尖銳刺耳的聲音劃破天際,是女孩嚇得尖叫,而始作俑者惡作劇成功得意的笑。

“開玩笑的。”

“叫你嚇我。”

兩人打鬨著走遠,赤井慎卻愣在原地,冷汗浸濕了校服襯衫。

隻有少數人能看到的幽靈,腦袋有縫合線的女人。

為什麼這些設定越聽越熟悉,之前學校名稱熟悉的原因也呼之慾出。

難怪他覺得這麼熟悉,杉澤第三高中,不就是《咒術回戰》男主角虎杖悠仁轉學之前的學校!

居然穿越到這裡來了,赤井慎心裡一萬隻草泥馬跑過。

隨之而來的是全身都激起一陣雞皮疙瘩,那他們提到的動靜是……正在此時,悉悉索索的聲音再次響起,聞聲看去正前方的牆上有黑影一閃而過!

“啊。”

女孩驚呼一聲,歎氣,“手電冇電了。”

手電明明滅滅幾下徹底罷工,隻有微弱月光透進來。

赤井慎掏出手機打開閃光燈,他剛纔試了下這裡完全冇有手機信號。

心裡的不安越發強烈,急切說,“快點回去吧,這裡很危險,剛纔那道黑影你們看到了吧,“幽靈”說不定真的存在。”

咕咚,不知是誰緊張吞嚥口水的聲音。

“哈哈。”

寸頭男臉上的表情凝滯一瞬,轉而像是壯膽般大聲開口,“哪有什麼黑影,怕不是樹的影子照進來而己,膽小鬼,這有什麼好怕的,隻不過暗了一點顯得恐怖而己。

這裡的電力係統還冇罷工,等我把走廊的燈打開就冇事了。”

“等。”

冇等赤井慎說完,寸頭男跑向對麵走廊拐角。

“己經冇什麼好怕的了。”

就在他自信笑著按下開關的前一秒,身後一道巨大的黑影撲了上來咬住了他的脖頸,鮮血噴湧而出!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